这段精彩的创业经历,我想你一定喜欢!

914

2015年3月的一天,和往常一样,我正在百度的首创空间办公地点上班,朋友发消息说要不要出来做点事情,我简单聊了下做什么业务后,外加上当时上班心情不怎么爽,2天后,我就离职开始了长达4年的创业生涯

第一个工作地点:北京朝阳大悦城

公司主要业务有2块,一个是和其他公司合作,帮他们运维服务器,这一块是稳定的收入,另外一个是接外包,接外包的方式和现在差不多,无非这几种:1,百度推广2,淘宝店3,自有网站流量4,各大社区论坛帖子问答5,客户介绍6,当时还做了猪八戒威客7,众包平台

第二个工作地点:安慧北里一个小区

随着业务发展,慢慢的积累了稳定客户,最后开始着重维护几个医疗相关的项目,其他业务慢慢的暂停了,当时公司做出调整:不再接外包,通过做产品或者解决方案来销售,至于做什么,当时的方法很简单,就是什么火做什么。当时最火的莫属直播,所以当时就一头扎进直播相关的产品里面,先是开发了类似会场直播相关的系统,后又对接阿里云做了简单的直播云,用来给直播系统提供直播能力,继pc端直播系统大火之后,直播app相继开始火起来,比如当时的,花椒,映客等等,所以我们又赶紧推出了直播app,迎来了直播业务的第一波小高潮

第三个工作地点:大屯路东金泉广场

因房租到期,外加业务不断增加,在一个小区里办公有点说不过去,就搬到了隔壁金泉广场,一个80平米的办公室,至少外观看上去很气派。直播业务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当时毫不夸张的说,客户都是直接提着饮料来公司,“求着”把自己的产品放到前面,好几个客户同时在一间80平米的办公室,外加上10个左右员工,大家可以想想这个如集市般的画面,很是红火,有做教育直播的,娱乐直播的,钓鱼直播的,烧香拜佛直播的,斗蛐蛐直播的,真是五花八门,遍地开花,很有当时互联网+任何行业的势头,赶紧直播也可以+任何行业。在此,额外说明一点:我们本身不做运营,只是做好软件卖给客户,因为直播本身是有风险的,比如缺少文网文资质,直播非法内容等等,所以,我们在合同上明确说明了这一点:不提供售后,合同里面也都写的很清楚,软件一旦售出,不提供其他售后服务,如客户直播了非法内容,和我们无关。这种自我以为安全的条款,会在不久的将来给我们致命一击

第四个工作地点:望京

随着业务不断增多,团队人员也不断增多,80平米的办公室显得捉襟见肘,所以我们再一次搬了地址,来到程序员的圣地:大望京。

正当我们想大展身手,干tm的一个小目标时,第一个“雷”响了!还记着之前说的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直播云系统吗,给直播软件提供直播服务,我们当时不懂什么广告法,在官网上赫然写着:最流畅的直播服务提供商。所以,紧接着我们接到了市场监管局的电话,这件事其实不算什么事,只是罚了一些钱,做了调整之后就完事了。没过多久,又收到了字体版权的法律文件,说要支付版权费,我们都是一群老实的程序员,没见过什么世面,哪见过法律文件这种阵势,所以赶紧咨询了几个律师,律师说可以先把字体改了,其他先不管,看情况而定,好在字体厂商没有继续找我们的事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没过多久,“大雷”响了!某某地方的公安不远万里直接来到办公室,进来第一句话:我们是某某公安,都靠墙站着!说着还拿出他们的工作证。紧接着就开始查我们的电脑,包括浏览器记录,基本都 查了一个遍,因为当时客户的app logo是我们设计的,有些确实看起来比较妖娆,(你懂的),所以这些公安还拿着相机拍摄,然后说:公司涉嫌给某某非法app提供服务,这些电脑我们都要先拿走取证,公司总经理和我也顺便被拉走问话,问了一大堆话,最后重点来了,其中一个公安说:销售软件的费用你愿意退吗?当时我悬着的心也终于安稳了一点,心想 ,你早说不就完事了,说完就让我们去拿钱,(转账不行),走之前还对我们说:业务很好,好好干哈!我也本能的笑着点了点头

经历过这几个事后,觉着此地不宜久留,感觉风水不好,所以就又搬了地方

第五个工作地点:大兴住总万科广场

渐渐的,直播业务褪去了热潮,我们开始了另外一款产品的研发,手机抓娃娃,大致功能就是在手机上玩真实的娃娃机,看下面的图就知道是个什么产品了。

这款产品当时国内应该是第一家,我们是参考的日本的一家app做的,娃娃机是和广东番禺的一家厂商合作的,他们提供娃娃机,我们负责软件,一经推出,就迎来不少客户,最多的时候,一个月销售了十几套软件,但是好景不长,每款产品都有生命周期,而这款产品也就活了大概半年时间。

很长时间,我们也没找到继续做什么软件产品,直到有一天,总经理说:搞区块链吧,当时区块链确实很火,一致同意后,就开始了闭关研发,区块链产品和普通软件差别太大,以至于我们光调研相关技术,打通技术壁垒,就花了大概一个月时间,然后赶紧开始做软件产品,相继推出了冷热钱包小程序和app,以及虚拟币交易所,交易所基本完全仿照欧科的做的,因为经验告诉我们,模仿是最高效的,哈哈。产品做好后,没有像之前直播和抓娃娃那么火爆,第一个月都没有客户,这个和当时的政策也有些关系,因为国内对区块链,尤其是对虚拟币是不支持的态度,所以我们当时要求,必须有海外资质的公司才能合作,大概过了2个多月,才遇到了第一个韩国的客户,合作还算顺利,中间又过了很长时间,都没有什么客户,屋漏偏逢连夜雨,“惊天大雷”响了,而这一声响,也彻底把我们一群搞技术的程序员整的恶梦连连!什么“雷”呢?还是因为之前做直播时候的客户,还是相同的原因,只不过这次比较严重,直接把总经理带走了,而这一走,就是接近2个月,虽然最终无罪释放,但这2个月,我们每一个员工都是心惊胆战,不敢去公司,就是这2个月,我们宣布解散了……

最后

2015年3月开始,到2019年3月截止,整整4年的时间,这一段时间是我觉得是人生最有意义的时光,虽然距离现在已经又过去了4年的时间,但每当我回想起这段时光,我依然眼里有光!创业结束后,我相继在学而思、360工作,2022年7月,结束北京的生活,回到了山东聊城,生活很轻松,但心里总感觉少了些东西,空落落的,没错,回来后,我感觉自己走丢了,我找不到自己了……

为了挽救自己,我强迫自己做点事情,这个 是我迈出的第一步,不论结果,只为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浏览 (914)
充电 (2)
收藏
4条评论
小诚
小诚
原来真的有老乡 到过不少地方,回家了
电一下
评论
delonglimin
delonglimin
哈哈,没想到老乡还不少,可以加我w :delong123abc,啥时候会家的时候可以坐下来聊聊
电一下
评论
ry
ry
同在北京,聊城老乡,加油
电一下
评论
独奏者的狂欢
独奏者的狂欢
看到最后发现是聊城老乡。
电一下
评论
delonglimin
哈哈,巧了
电一下
评论